投資非洲必知的五大風險

文/張哲

 

  豐富的自然資源、宏大的市場規模、相對較低的投資準入門檻……非洲逐漸成為中國企業對外投資的熱門目的地。據商務部統計,截至2018年年底,中國對非洲投資存量為461億美元,涉及采礦、建造、制造、電力等主要國民經濟行業,主要分布在南非、剛果(金)、贊比亞、埃塞俄比亞、尼日利亞和安哥拉等國家。
  
  隨著中國對非洲投資的不斷深入,面臨的投資風險也日益上升。總體來看,中國企業在非洲投資需要注意識別政治、債務、法律、勞工和醫療衛生方面的五大風險。本文從北非、西非、東非、南非、中非五大非洲次區域遴選案例,以期幫助中國企業走進非洲全面提高風險防范能力。

 


  
  政治風險以戰亂為主
  
  政治風險是中國企業對外投資面臨的主要風險之一。一般來講,政治風險主要指由于東道國內部或外部的原因,政府所采取的政策或行動給大多數跨國公司的經營帶來的負面影響。由于非洲國家多數是發展中國家,政治環境極為復雜,政府更迭頻繁、區域矛盾沖突頻發,存在很高的政治風險。中國企業對非洲投資面臨的政治風險主要表現形式包括:戰爭及暴亂風險、國有化風險、第三國干預風險等。
  
  以戰爭及暴亂風險為例,目前中國企業對非洲投資面對的最大的政治風險就是戰爭及暴亂風險。戰爭及暴亂給中國企業的投資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例如,2007年,在尼日利亞,一家來自某中資電信公司的5名員工與一家中資石油公司的員工先后遭遇武裝綁架事件;2007年,在埃塞俄比亞,“歐加登”組織對某中資石化公司項目組所在營地發動了軍事進攻,盡管有官方軍隊的守衛,仍有多名中方員工遇難;2008年,在蘇丹,發生了中國石油工人被所謂“正義與平等運動”組織綁架事件;2015年,馬里首都巴馬科麗笙藍標酒店發生恐怖襲擊事件,3名某中資企業高管不幸遇難;2011年,利比亞爆發內戰,導致中國在利比亞的大量在建工程被迫終止,損失超過數十億元。
  
  北非案例:中資企業在利比亞戰爭中損失嚴重
  
  利比亞位于北部非洲,是中國對外承包工程業務的重要市場之一。利比亞動亂發生之前,其國內正掀起一輪建設高潮。為配合利比亞革命勝利40周年,利比亞政府還上馬了一批形象工程和政績工程。自2005年開始,利比亞開始大量招募外國公司在其國內投標建設。中國公司大規模進入利比亞始于2007年。中國企業在利比亞的投資主要集中在房屋建設、配套市政、鐵路建設、石油和電信領域。截至動亂發生前,在利比亞有75家中國企業承建了50個工程承包項目,涉及金額188億美元。
  
  利比亞動蕩的政治局勢對中資企業在當地的經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短期來看,利比亞危機爆發后,除了華為等民營企業外,中央企業項目已全部暫停,其中包括中國鐵建、中國中治、中國交建、中國建材和中國建筑等,涉及金額超過90億美元。中資企業中有10多人受傷,企業工地、營地遭到襲擊搶劫,直接經濟損失達15億元人民幣。長期來看,中資企業還面臨固定資產損失、應收賬款損失、回國人員安置、“三角債”等種種問題。
  
  債務風險呈上升趨勢
  
  近年來,全球流動性收緊力度明顯加大,全球債務風險整體居高不下,非洲地區新興市場的債務風險趨于上升,中國企業對非洲投資可能面臨更加嚴峻的債務風險。2018年以來,在美元升值沖擊下,南非等國貨幣出現了較大幅度的貶值,償付外債成本大幅攀升。受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影響,一些資源出口國外債償付能力大幅下降。例如,某中資企業15億美元投資于西非塞拉利昂的唐克里里鐵礦,因鐵礦石價格走低陷入巨虧。安哥拉、乍得、加納、馬拉維等債務問題嚴重的非洲國家,都是中國的重點投資和借貸對象國,這些國家債務水平的高低將決定中國在東道國投資項目的風險大小。
  
  西非案例:中資企業無奈承擔合資方債務
  
  唐克里里鐵礦位于西非地區的塞拉利昂中西部山區,該項目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未開發鐵礦石項目(赤鐵礦和磁鐵礦)之一,其資源儲量估計達128億噸,平均品位30%左右,可供采掘60年以上。
  
  2017年7月,某中資鋼鐵集團投資15億美元,獲得唐克里里項目25%的權益,該中資鋼鐵集團和非洲礦業有限公司合資成立唐克里里鐵礦(塞拉利昂)有限公司。按照2010年的匯率,這筆投資達到百億元人民幣。根據雙方此前達成的協議,該中資鋼鐵集團可以按照折扣價每年購買1000萬噸鐵礦石。由于2010年前后鐵礦石價格正在上升區間,因此該中資鋼鐵集團的投資較為劃算。
  
  但是,隨著2014年鐵礦石價格大幅下跌和西非埃博拉疫情肆虐,非洲礦業采礦成本提高;2014年12月,非洲礦業發布公告稱,由于營運資本不足,公司已關停包括唐克里里在內的塞拉利昂地區的礦山。停工停產直接影響了第一大股東非洲礦業的資金鏈。因非洲礦業從渣打銀行和花旗銀行等處獲得的2.5億美元貸款自2014年11月以來一直處于違約狀態,公司未償還貸款總金額高達1.67億美元,面臨破產清算和從倫敦股票交易所AIM(另類投資市場)退市的風險。為保護前期投入,該中資鋼鐵集團決定購買項目公司債務債權并對抵押資產進行拍賣,從而獲得所有權和經營權。在這次全球范圍內競標中,該中資鋼鐵最終獲得了非洲礦業所持有的75%的股權,獲得唐克里里項目100%股權。有媒體評論,因合資方債務問題使得中資鋼鐵企業收購其全部股權并承擔相應債務實屬無奈之舉,在國內市場低迷、鋼鐵行業處于虧損或微利狀態下,該中資鋼鐵集團的海外礦山項目還需要經受資金、管理、疫情風險等多方面考驗。
  
  法律風險易“誤犯”
  
  法律風險是指企業在海外經營發生不合規情況而遭受法律懲罰的風險。這種風險當然有部分屬于企業違規操作的類型,但更多的時候是因為企業不了解國外的法律而誤犯,還有一些則是東道國執法不當甚至故意借法律形式制造障礙而導致的。法律風險的表現形式沒有政治風險那么直接和劇烈,它的人為干預性弱,不容易被覺察,但造成的危害和損失常常并不亞于政治風險。
  
  需要強調的是,法律風險是中國企業對非投資過程中經常遭遇的風險,隨時都可能發生,并且可能因為某個員工或者具體事務等引起企業的整體法律風險。法律風險一旦發生,就會對企業造成財務和社會聲譽上的損失。因此,中國企業對由于不適應國外法律文化而頻頻出現的法律風險,必須引起高度重視。
  
  東非案例:肯尼亞首個燃煤電廠項目被環境法庭叫停
  
  某燃煤電廠項目位于東非肯尼亞蒙巴薩港以北200英里(1英里=1.609344千米)的拉穆島上,是肯尼亞政府提議建立的“肯尼亞2030年愿景”重點項目之一。該項目造價20億美元,其中12億美元來自某中資銀行出口信貸融資。項目工程由中國某中央企業承包,項目業主為肯尼亞的阿姆電力有限公司。
  
  但由于項目引發了當地居民爭議和環保非政府組織(NGO)的訴訟抗爭,美國通用電氣、南非標準銀行等均放棄股權收購和融資服務。2016年,燃煤廠項目業主阿姆電力和肯尼亞國家環境管理局被肯尼亞非盈利組織卡迪巴協會告上法庭,自此訴訟未斷。NGO組織提出,燃煤電廠項目沒有依法將工程計劃和項目關鍵事實向公眾披露,也沒有充分考慮應對氣候變化法案相關條例。法庭也認為,國家環境管理局沒有依法組織公眾參與,其頒發的環評許可只是一份通用許可,關聯性不強。最終,2019年6月26日,肯尼亞國家環境法庭下令暫停該項目,并撤銷其環境影響評估許可,項目被迫擱置。重新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并遵守所有必要的法律是項目重啟的前提,項目延期或停滯將讓某中資銀行的12億美元出口信貸融資陷入風險。
  
  勞工風險損害海外形象
  
  近年來,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投資非洲,勞工風險問題日益成為中國對非投資的新挑戰。這里的勞工風險主要指勞資糾紛、與工會關系的處理、對勞工權益保障不足等。例如,南非、莫桑比克、津巴布韋等南部非洲國家都對不同行業的最低工資標準、工作時間和休息休假等作出了的相關規定。
  
  勞工風險是中國企業投資非洲時容易忽視的風險之一。處理不好勞工問題,企業容易遭受經濟損失。不僅如此,部分勞工矛盾和糾紛還會引起民眾對中資企業的抵制,既影響了中國企業對非洲投資的進程,也有損國家海外形象及中國與非洲的友好關系。因此,對在非洲投資的中國企業而言,勞工風險是投資前必須考慮的因素,也是投資后必須認真對待的問題。
  
  南非案例:贊比亞謙比希銅礦應對勞資關系風險
  
  贊比亞是位于非洲南部的內陸國家,擁有較為豐富的自然資源,其中銅儲量約占世界銅儲量的6%。贊比亞政治穩定,半個世紀以來沒有發生戰亂,屬非洲投資環境最好的幾個國家之一。
  
  1998年,某中資企業通過國際招標以2000萬美元的競購成本和1.6億美元的復產建設投入,收購已停產的謙比希銅礦,2003年7月28日該礦建成投產,成為迄今為止中國在境外建成的第一座、也是規模最大的有色金屬工礦。但是,在銅價扶搖直上的背景下,工人與管理層在工資及其他問題上的緊張關系加劇。謙比希銅礦的工會每年都會要求資方給工人漲工資。2011年10月,在時任贊比亞新總統薩塔上臺1個月后,該中資企業投資的謙比希銅礦因薪資待遇談判破裂而發生大規模罷工活動,涉及2000余名當地礦工,罷工時間長達兩周,對公司正常生產、作業造成重大影響。依照贊比亞當地法律規定,當公司與工會就工資增幅問題未能達成一致且經調解未果后,勞工可以在工會組織下經法院批準后進行合法的罷工以捍衛自身權利。因此,當月發生在謙比希銅礦的罷工事件屬于非法罷工。
  
  2011年10月19日,該中資企業項目公司決定,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要求,如罷工員工48小時內不重返崗位,則予以開除。此后贊比亞官方介入此事并進行調解工作,該中資企業項目公司于當年10月20日在贊比亞礦業部部長的主持下與礦業工人工會就罷工事宜簽訂協議。據此協議,工會承諾罷工人員將于當年10月22日復工,該中央企業項目公司則須接納所有員工復職,而勞資事宜待由薪酬集體談判解決。至此,罷工風波基本結束。
  
  醫療衛生風險掠奪性命
  
  醫療衛生風險是中國對非洲投資不得不面對的一類風險。受氣候潮熱、經濟落后和醫療資源匱乏等因素影響,撒哈拉以南的中非和西非地區迄今依然是流行性傳染病傳播最廣、最嚴重的地區。瘧疾、黃熱病、登革熱、霍亂、埃博拉、艾滋病、傷寒、昏睡病等,每年都會在部分國家爆發和流行,奪走數萬人的生命。上述傳染病具有發病急、傳播快、死亡率高的特點,也被稱為“致命性傳染病”。非洲一些國家近年來發生瘧疾、黃熱病、埃博拉等大規模疫情,都在全球引起高度關注和擔憂。
  
  2016年,位于中非的安哥拉和剛果(金)等地爆發黃熱病疫情,造成400多人死亡,耗盡了當年黃熱病疫苗的應急儲備。2019年,史上第二嚴重的埃博拉疫情開始在剛果(金)東部肆虐,成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截至2019年8月底,約2000人因此被奪走生命。這是繼2014年8月西非的埃博拉疫情被世界衛生組織宣布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以來,埃博拉第二次被列為高安全風險等級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中非案例:中國援助應對非洲疫情
  
  致命性傳染病的爆發和流行,不僅威脅在非洲中資企業員工人身安全,并有可能隨著人員往來而輸入中國。2014年年初以來,部分西非國家相繼爆發埃博拉疫情,中國政府先后提供了4輪總價值7.5億元人民幣的緊急援助,并持續通過多雙邊渠道為非洲有關國家防控埃博拉疫情提供了多輪資金、物資、技術、培訓等多方面的支持。2016年3月,安哥拉黃熱病高發時,中國確診6例輸入型黃熱病病例,均來自安哥拉。為保護數萬中企員工和華僑的人身安全,2016年和2017年中國曾派出衛生檢疫工作組,前往疫情嚴重的安哥拉和贊比亞,協助當地政府加強黃熱病和霍亂疫情的防控。
  
  對非洲投資的幾點建議
  
  一是中國企業應增強海外政治風險的防范意識。中國企業對非洲各國政治風險要有充分認識,對于政治風險的主要類型和表現形式,在企業開展對非洲投資活動之前就應有所了解。加強對投資目的國政治風險的識別和評估,也可與中國政府駐非洲使(領)館、經商機構、境外中資商會等聯系溝通,了解東道國投資環境。對于重大投資項目,應考慮購買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的海外投資保險產品,避免因東道國政治風險給中國企業帶來重大經濟損失。
  
  二是關注非洲各國債務水平變化。未來一段時間,部分非洲國家債務風險水平都將維持在較高水平,而中國目前對外投資風險防控能力仍舊薄弱,還沒有官方機構專門發布與之相關的監測報告。中國企業應隨時關注投資目的國債務水平變化情況并提前預警,如采取合資方式投資的,還應當在投資前請會計師事務所或律師事務所等第三方機構對合資方做好盡職調查,避免陷入債務困境。
  
  三是增強海外合規經營和法律維權意識。合規經營是降低投資風險的重要前提,中國企業對非洲投資要遵循東道國的法律法規要求,充分掌握國際標準與準則,在自身經營活動中提高合規意識,減少風險暴露。在遭遇風險時,中國企業也要充分用好法律工具,保護自身權益。中國企業在投資前可聘用專業服務機構,對可能的投資標的和地區做足盡職調查,摸清具體情況和潛在風險,并提出法律意見,避免因不了解具體情況而產生的潛在風險。
  
  四是構建和諧的勞資關系和應急方案。走進非洲的中國企業,必須高度重視構建和諧的勞資關系,在提高企業利益的同時應依法維護員工權益,并在實踐中逐步提高正確處理各種矛盾的實際能力,積極穩妥地處理與企業工會的關系。此外,中國企業在非洲進行投資時應當提前制定完備的罷工應急方案,以減少經濟效益損失。
  
  五是做好傳染病接種免疫和預防措施。赴非洲或在非洲的中資企業,應密切關注當地衛生部門發布的疫情通報,及時充分了解當地傳染病的分布區域、傳播方式及危害程度,評估并確定是否存在疫情風險,并采取有效的預防措施。重視接種黃熱病和霍亂等各類疫苗,并提醒員工盡可能避免或減少前往疫情高發區,對來自高發區的人員做好預防性體檢或隔離工作,盡量避免和減少致命性傳染病帶來的危害。
  
  (作者單位:商務部貿研院對外投資合作研究所)

 


評論區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電子刊


留言

問:現在單純的外貿公...
答:將將您們的現狀,...

問:進出口經理人有跟...
答:我們與很多公司開...

問:電子版的雜志哪能...
答:網站首頁右側有個...

問:紹興港現代物流園...
答:會

問:可以在郵局訂閱“...
答:可以在郵局訂閱本...

問:亞美尼亞有什么內...
答:到達這個地方有兩...




版權所有 | 關于我們 | 投稿 | 俱樂部 | 雜志訂閱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反饋意見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備案編號110102003025-9 | 京ICP備05055788號-13  《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欲轉載者請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聯系授權事宜

钻石彩票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