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保護環境下全球農業食品展望

文/科法斯集團

 

  農業食品部門(與信息和通信技術部門一起)一直處在全球貿易摩擦的核心。美國農業食品部門,尤其是美國大豆出口商,受到了中美貿易摩擦的負面影響。根據科法斯(Coface)的評估,美國農業食品部門處于高風險狀態。中國是世界領先的大豆進口國。大豆是全球農業食品部門的關鍵商品,因為大豆被廣泛用作牲畜(包括豬)和人類消費的食品。
  
  貿易保護主義環境,特別是中美貿易摩擦,對全球農產品食品行業造成的一個重大連鎖反應是大宗商品價格波動。本研究顯示,大宗商品(玉米、大豆和小麥)價格呈現動態下降趨勢。科法斯開發了一個統計模型,旨在預測大宗商品價格,尤其是大豆價格。根據該模型的預測,2019年全球大豆價格將比2018年下降9%。
  
  這一結果與分析一致,即大豆價格的下降趨勢是由貿易緊張和來自中國的需求減弱所帶來的,特別是由于嚴重的非洲豬瘟(ASF)疫情,中國豬肉生產商大量屠宰牲畜,以防止ASF蔓延。這種情況對全球豬肉產量產生了影響,因為中國豬肉產量過去曾占全球豬肉產量的近50%。因此,中國消費者將不得不轉向家禽和牛肉等其他動物蛋白,從而可能使全球相關產品大型出口國阿根廷和巴西從中受益。
  
  中美貿易摩擦對全球農業食品部門的另一個影響是,某些商品的“出口路線”發生了轉變,特別是大豆(這也影響了美國玉米、高粱和豬肉的生產)。盡管巴西和阿根廷等世界主要大豆生產國和出口國在中期內可能從中受益,但全球農業食品部門的風險一直在上升。
  
  除了上述全球經濟中的保護主義緊張局勢,農業食品部門的其他潛在風險仍然是生物因素,如上述ASF流行病,以及威脅全球玉米市場的秋季黏蟲。這一部門的另一個結構性風險與可能影響作物的氣候條件有關,如嚴重干旱或厄爾尼諾現象。
  
  雖然農產品受到保護主義環境的重大影響,但它往往也是自由貿易協定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歐盟與南方共同市場(以下簡稱“南共市”)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就是證明。各國政府經常就這些協定進行談判,目的是促進特別有利于本國農業食品部門的產品貿易。然而,當地農民并不一定信任和支持它們。這種情況有時會導致公共當局推遲批準自由貿易協定。

 


  
  貿易保護對全球農產品行業前景的影響
  
  對中美農產品市場的直接影響
  
  農業食品(連同信息和通信技術)是全球貿易摩擦的核心部門之一。部分原因是,在當前貿易保護(尤其是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之前,農業食品就一直發揮著戰略作用。
  
  一個象征性的例子是,中國發出禁止從美國進口農產品的信號,作為對美國特朗普政府2019年8月宣布將對剩余的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征收10%關稅的回應。
  
  中國是全球農業食品市場的關鍵參與者,因為中國的人口結構(近14億居民)和快速擴大的中產階層具有優勢。對大多數農產品而言,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進口國和消費國之一。必須指出的是,雖然中國是許多農產品的最大生產國,但中國消費而不是出口大多數農產品。而美國的情況相反,因為它是大多數農產品的主要出口國。因此,中國暫停進口美國農產品可能對全球市場產生影響,特別是對兩國貿易量最大的大宗商品——大豆市場產生沖擊。
  
  大豆市場非常集中:中國大豆進口量占全球大豆進口量的65%,而在2016/2017銷售年度,美國和巴西出口了全球大豆的80%。因此,中國購買大豆對巴西和美國農業來說事關重大。
  
  ? 2017年,大豆出口占巴西出口額的12%,其中79%銷往中國,價值203億美元。
  
  ? 2017年,大豆是美國最重要的出口農產品,占美國出口總額的1.8%(220億美元),其中57%(124億美元)的大豆是由中國購買的。
  
  中國在2018年4月決定對美國大豆(及其他幾種農產品)加征關稅,以應對美國貿易保護措施。此舉對2018年第4季度美國大豆市場產生了巨大影響。事實上,中國幾乎完全停止了對美國大豆的進口。將2010—2017年美國大豆對中國的月平均出口量與2018—2019年(1—9月)的出口量進行比較,可以看出,美國大豆對華出口大多發生在2010—2017年第4季度,其中2017年第4季度大豆出口量占美國大豆全年出口量的73%。此外,雖然美國大豆出口通常在每年10月至次年2月期間保持活躍,但2018年第4季度至2019年1月,美國大豆對華出口卻接近于零。
  
  如前所述,中國對進口美國大豆采取的措施實際上帶來了美國大豆出口的停滯。這一情況大大推動了國際市場對美國大豆需求的大幅下降,進而導致美國大豆價格下跌。2018年5—7月,美國大豆價格下降18%。為了彌補主要大豆賣家的損失,美國一直在尋求歐盟增加對其大豆的購買。2018年7月—2019年4月,歐洲從美國進口大豆同比增長121%。盡管如此,由于中國是比歐盟大得多的大豆進口國,即使歐盟從美國購買其所有大豆,也無法抵消中國市場的損失。在2016/2017銷售年度,歐盟共進口了1340萬噸大豆,其中580萬噸來自美國。同期,中國從美國進口2760萬噸大豆。此外,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對包括葡萄酒和奶酪在內的幾種農產品征收關稅,涉及德國、法國、英國和意大利價值75億美元的農產品。這可能會使歐盟和美國之間的關系降溫,進而導致歐盟減少從美國進口大豆。
  
  到目前為止,我們主要關注貿易摩擦對大豆市場的影響,但其他農產品(在較小程度上)也受到了影響。
  
  ?美國小麥對中國出口在2016/2017—2017/2018銷售年度之間下降了44%,在2017/2018—2018/2019銷售年度之間下降了95%。
  
  ?美國玉米對中國出口在2016/2017—2017/2018銷售年度期間下降了50%,在2017/2018—2018/2019年前9個月銷售年度期間下降了80%。
  
  ?美國高粱對中國出口量在2016/2017銷售年度占其高粱出口量的88%,2019年5月大幅下降,2018年5—12月同比下降94%。
  
  ?2018年,美國對華豬肉出口下降48%。
  
  盡管如此,中國減少對小麥、玉米和高粱進口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可能遠低于大豆。在2016/2017銷售年度,中國進口的美國小麥和玉米分別占全球美國小麥和玉米出口量的6%和1%。此外,當播種作物的時候,大豆農民可以轉向玉米,反之亦然。如果貿易緊張局勢持續,美國一些大豆種植戶將轉向玉米,因為玉米受貿易摩擦影響較小。預計美國大豆價格將保持低位。
  
  一方面,美國農民面臨出口下降和大豆價格走低的問題;另一方面,由于美國對鋼鐵和鋁征收關稅,他們也不得不應對更高的倉儲成本。因此,一些農民選擇讓作物腐爛,而不是儲存。鑒于中國減少進口對美國農業食品行業的影響,科法斯在2018年第3季度的“晴雨表”中將農業食品行業從“中等風險”下調至“高風險”。自那以來,它一直是一個“高風險”行業。
  
  全球農業食品行業的連鎖反應:巴西將是主要贏家嗎?
  
  鑒于貿易涉及的農產品迄今主要集中在大豆方面,巴西和阿根廷可能是主要贏家,因為它們是主要的國際大豆生產國。美國、巴西和阿根廷是最大的3個大豆生產國和出口國,2016/2017年度,大豆出口量占全球大豆出口量的88%,大豆產量占全球產量的82%。
  
  在停止采購美國大豆之后,中國大豆進口幾乎完全轉向巴西,并從阿根廷進口一小部分。在此之前,巴西和美國曾是中國大豆的主要供應國。2017年,中國90%的大豆進口來自這兩個國家(巴西占56%,美國占34%)。
  
  正如大豆市場所表明的那樣,貿易摩擦影響著全球農產品趨勢。然而,由于美國和巴西的大豆是在不同的季節生產和出口的,所以影響的程度確實因年份而異。美國大豆收成發生在每年9—12月之間(這解釋了為什么對中國的大多數出口發生在第4季度)。巴西每年3—5月收獲大豆,在此期間出口了大部分大豆(2017年,45%的大豆出口發生在這幾個月內)。這兩個季節之間的差異意味著,美國和巴西過去每年向中國出口大豆的時間是不同的。
  
  美國大豆的出口季節在當年10月至次年2月之間,而巴西大豆的出口季節在每年3—9月之間。不過,2018年的情況有所不同,因為當年巴西大豆出口10月比9月有所增加,而且比前一年高出許多。這種變化是由中美貿易摩擦的帶來的,當時中國大豆進口轉向了巴西。
  
  不同的季節意味著關稅的影響在一年中的特定時期更大。巴西對中國的大豆出口最重要的增長確實發生在2018年第4季度(同比增長123%),這一時期美國通常是大豆出口的大頭。這意味著,2019年美國大豆市場的健康狀況如何將嚴重依賴中國在2019年第4季度對美國大豆的購買量。
  
  除了貿易摩擦,我們還需要考慮其他因素,以便在中期內清楚地了解農業食品行業的全球趨勢。
  
  其他主要風險之一:厄爾尼諾現象
  
  厄爾尼諾現象是中期內全球農業食品部門面臨的其他主要風險之一。
  
  農業食品部門的一個主要弱點是它對氣候條件的依賴性,這可分為直接影響和間接影響。直接影響包括干旱或強降雨,這可能損害農產品的收成。間接因素包括一些天氣現象可能對選定的作物產生的后果,從而對價值鏈或其他產品產生連鎖反應。例如,大豆產量下降將導致豬肉生產商的成本上升,因為他們將大豆用作牲畜的蛋白質來源。厄爾尼諾現象可以通過這些渠道影響農業食品部門。
  
  厄爾尼諾現象每2—7年發生一次,之后經常出現拉尼娜氣候現象,擾亂太平洋正常的天氣狀況。北美洲和南美洲西部海岸的地表水溫度升高,降雨量增加,而西太平洋面臨著比平常更低的水溫和降雨量減少。與“中性”狀態相比,拉尼娜帶來了夸張的氣候條件。由于農產品對氣候條件的依賴,厄爾尼諾現象對國際農作物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然而,并非所有農產品都受到同樣程度的影響。從全球角度來看,玉米作物受厄爾尼諾現象的影響總體上大于大豆和小麥。換言之,盡管厄爾尼諾現象在世界各地有不同的氣候表現,但農作物的損失和收益并沒有得到抵消,從而導致全球產量下降。哥倫比亞大學國際氣候與社會研究所(IRI)預測,厄爾尼諾­南方濤動(ENSO)將保持“中性”狀態,至少到2020年3月為止。由于厄爾尼諾現象是由太平洋海面溫度高于平均的海面溫度引起的,一些研究探索了這些現象與全球變暖有關的假設。最近的一項研究指出,全球變暖可能加劇厄爾尼諾/拉尼娜效應,包括更嚴重的洪水和更嚴重的干旱。
  
  農業食品:貿易協定的核心部門
  
  全球最近簽署的幾項自由貿易協定,所有協定都納入了促進農產品貿易的措施;這些協定將農業食品部門確定為全球貿易的核心部門之一。總的來說,決策者認為,這些協定有助于支持其國內(或區域)農業食品部門的貿易前景。正如保護主義環境所表明的那樣,這些協定和未來協定的主要風險是人們對經濟全球化日益增加的懷疑。這種懷疑導致了近年來發達經濟體對自由貿易協定的支持度有所下降。
  
  迄今為止簽署的最新的貿易協定包括歐盟與南共市自由貿易協定、日本與歐盟經濟伙伴關系協定(EPA)、歐盟與加拿大之間的全面經濟貿易協定(CETA)。這3項協議意味著取消了有關地區之間貿易商品的關稅(EPA取消了歐盟和日本之間97%的關稅,CETA取消了歐盟和加拿大之間98%的關稅),目的是鼓勵它們之間的貿易。農產品是這3項貿易協定的關鍵組成部分,因為這些地區在全球農業市場中具有重要地位。例如,EPA于2019年2月1日生效,為增加歐盟豬肉和牛肉出口打開了機遇。然而,EPA正在威脅美國對日本的豬肉出口,日本在2017年占美國豬肉出口的32%。歐盟和美國在向日本出口豬肉方面競爭激烈。2017年,歐盟成為日本領先的豬肉供應商,獲得33%的市場份額。
  
  在此之前,美國在日本豬肉市場的重要地位維持了十多年。由于日本豬肉消費呈上升趨勢,特別是隨著消費習慣從魚類轉向豬肉和其他肉類,預計歐盟將從EPA中受益匪淺。不過,美國和日本在2019年8月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上就牛肉、豬肉和羊肉制品的貿易協定原則上達成了一致。這項協議可以抵消美國因EPA而遭受的損失。歐盟與南共市貿易協定一旦生效,可能會影響全球大豆市場,因為歐盟是世界第二大大豆進口地區(僅次于中國)。這可能會使歐盟增加從巴西的進口大豆,而使美國受損。
  
  (本文節選自科法斯經濟刊物2019年10月刊,譯/李前)

 


評論區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電子刊


留言

問:現在單純的外貿公...
答:將將您們的現狀,...

問:進出口經理人有跟...
答:我們與很多公司開...

問:電子版的雜志哪能...
答:網站首頁右側有個...

問:紹興港現代物流園...
答:會

問:可以在郵局訂閱“...
答:可以在郵局訂閱本...

問:亞美尼亞有什么內...
答:到達這個地方有兩...




版權所有 | 關于我們 | 投稿 | 俱樂部 | 雜志訂閱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反饋意見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備案編號110102003025-9 | 京ICP備05055788號-13  《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欲轉載者請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聯系授權事宜

钻石彩票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