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貿易:風險大,機會多

文/蔡恩澤

 

  中東是個“火藥桶”,商人們望而卻步,但中東又是一個商機豐沛的市場,充滿誘惑和神秘色彩。就是在這個矛盾中,中國一些外貿企業遠眺中東,但足欲行而趑趄,處在徘徊猶豫中。因此,企業必須正確認識中東形勢和貿易風險特征,以多年積累的外貿智慧把握中東貿易機遇,開辟和鞏固中東貿易市場。

 


  
  中東貿易,風險在哪里?
  
  首當其沖的當然是戰亂。當今世界,最不安定的地方恐怕就是中東。這個被波斯灣和阿拉伯海環繞的地區,由于地下石油存儲量占據全球第1位,戰略位置極其重要。為了控制石油資源,歐洲和美國等國家和地區總要找借口發起沖突,將其勢力滲透到中東。而中東地區因內部矛盾燃起戰火,也司空見慣。邊界糾紛亦是構成戰亂的緣由之一。我們看到,二戰結束之后,中東似乎就沒有太平過。在戰火紛飛的情勢下,去中東做生意,當然要冒著極大的風險,不但貿易合同會因戰亂泡湯,人身安全也朝不保夕。
  
  在中東,貿易與政治緊密相連。在美國制裁伊朗期間,一不小心,生意人就會被抓到把柄。中東國家內部的政治騷亂也給外貿企業帶來不安定因素。近幾年,利比亞政治騷亂正給諸多在當地實施項目的企業帶來困擾——遇襲、遭搶、營業被迫中斷,甚至債權無法回收。中東政治要求外商選邊站隊,在局勢迷離中,一不小心,外商可能就會因得罪了某一方政治派別而被打擊。中東地區最常見的政治風險包括沒收、征用、國有化企業資產,形象地說,就是政府突然改變了之前的游戲規則,將外資企業的資產沒收或者接管過來,直接“充公”。
  
  中東的恐怖主義也是出了名的,外商的安全系數較低。值得關注的是,美國從國家戰略層面出發,將反恐讓位于大國競爭,打擊恐怖主義和防范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等問題的重要性和緊迫性隨之下降。2018年10月,美國新版《反恐戰略》將伊朗單獨列為“恐怖主義首要代表”,更稱其為“支持恐怖主義的頭號國家”,顯示出其所謂“反恐戰略”實為服務于對伊朗的全面遏制。此外,美國和俄羅斯關系交惡、美國和歐盟在伊核協議上的嚴重分歧,均給世界主要大國在反恐合作與全球安全治理方面的合作帶來負面影響,非傳統安全風險進一步攀升。在這樣的情勢下,恐怖主義會更加瘋狂,對外貿企業構成嚴重威脅。
  
  《中東黃皮書:中東發展報告No.21(2018—2019)》指出,從總體看,中東地區的安全風險持續攀升。鑒于中東當前的地緣政治格局及亂局,2019年中東安全趨勢不容樂觀。
  
  不過,貿易是貿易,戰爭是戰爭,無論中東地區局勢風險系數多大,貿易一刻也不會停息。
  
  《進出口經理人》最新發布的《2019年外貿企業生存現狀調查報告》指出,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貿易額迅猛增長,企業對沿線市場的布局加快。其中,中東可謂一匹“黑馬”。2018年剛被納入調查范圍,中東就闖入我國企業出口最多的地區第4名。在2019年調查中,中東維持了第4名的位置,企業選擇比例為11.3%,高出2018年1.6個百分點。中東只是“一帶一路”沿線市場的一個典型代表,未來將有更多“一帶一路”沿線市場被喚醒。
  
  中東市場對中國貿易有著怎樣的意義?
  
  首先,它是外貿企業另辟貿易渠道的選擇。進入2019年,美國繼續揮舞關稅大棒,實質加增關稅,或者威脅加增關稅,使外貿生存環境嚴重惡化,對我國出口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成為我國對外貿易面臨的主要風險,外貿企業備受傷害。開辟或鞏固中東貿易市場,可以“對沖”中美貿易摩擦的部分損失,為中國外貿另尋市場。
  
  其次,重視中東市場是完善“一帶一路”市場價值鏈的必由之路。中東地區處于“一帶一路”的交匯點,“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在這里“相遇”。中東還是“一帶一路”倡議在地理意義上的中心點。它不只地處亞洲、非洲和歐洲大陸相交之處,也被地中海、紅海、阿拉伯海、里海及黑海環繞。這里還擁有四大海上戰略咽喉要道:博斯普魯斯海峽、達達尼爾海峽、曼德海峽、霍爾木茲海峽。中東地區部分國家資源豐富,財力雄厚,政府大力支持產業發展并出臺多項經濟刺激政策,整體經濟情況較樂觀。我們抓住中東市場,可為外貿增添資源動力,不能輕言放棄。
  
  最后,中東市場是大國展示實力、進行市場角逐的競技場。無論是歐盟和美國,還是俄國、日本、印度等國家,都看重中東市場。中國作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大國,在中東市場不能沒有位置,不能缺席。西班牙有媒體刊文稱,隨著美國在中東地區影響力下降,其采取的措施加劇了現有沖突,并為其他全球性或地區性大國在中東地區展開較量提供了機會。
  
  縱觀全局,正如《2019年外貿企業生存現狀調查報告》所指出的,我國外貿已經今非昔比,大風大浪中歷經考驗,增長了才干;“一帶一路”市場迅速成長,動力轉換增強了內功,絕不畏懼眼前的圍追堵截。這也讓我們意識到,只有自己憑實力站上國際產業鏈的中高端,才能更有底氣站在世界舞臺中央。
  
  中東市場商機在哪里?
  
  中東地區石油資源豐富,獨占地利之便,財富凸顯,國民購買力強。根據數據分析平臺 KNOEMA 發布的數據,2017年,以色列、卡塔爾、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曼、阿聯酋等中東國家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都位于世界前50名。中東依賴石油輸出,輕工、日用品、電子產品等制造業薄弱,這些行業的產品幾乎都依賴進口。這對中國外貿企業來說,是最大的商機。
  
  其中尤為重要的市場是阿聯酋。外貿在阿聯酋經濟中占有重要位置。該國1995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進口商品主要有糧食、機械和消費品。阿聯酋轉口貿易比重較大,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貿易關系,與40多個國家和地區簽訂了雙邊貿易協議和避免雙重征稅協議。阿聯酋已探明石油儲量為133億噸,占全球總量的1/10。
  
  而因到處炫富,迪拜的名氣甚至蓋過阿聯酋。很多人以為迪拜就是阿聯酋,阿聯酋就是迪拜。迪拜位于阿拉伯半島東端,戰略位置重要,是東西方的交通要道和貿易樞紐。每天通過迪拜轉口的集裝箱達到幾萬個。作為中東第一大港口,迪拜的商人來自全世界120個國家和地區,他們常年穿梭于中東與本國,從事商品貿易。作為中東市場的門戶,往來中東80%以上的貨物要經過迪拜進行中轉,同時輻射非洲、南美洲等地區,所以迪拜的市場潛力巨大。迪拜每年要舉行相當多的各類展會。外貿企業要根據產品特點,選定效果比較好的展會參加,與其在數量上求多,不如在質量上求精。參加展覽在外貿企業開拓海外市場主要方式中的地位無人能撼動。
  
  海關總署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通過海關跨境電子商務管理平臺零售進出口商品總額達1347億元,同比增長50%。中東地區有約4.9億人口,其中包含龐大的青年群體。YOUTHPOLICU.ORG數據顯示,中東地區年齡在15~29歲之間的民眾超過28%,這代表了該地區至少有1.2億的青年群體。數據還顯示,全球平均年齡為28歲,而阿拉伯國家平均年齡為22歲,是世界上最年輕的地區之一。青年群體對互聯網購物這類新興購物方式更容易接受。這為我國外貿電商提供了絕好的商機。此外,中國出口商品在中東市場多年積攢的口碑也創造了商機。
  
  (作者系財經媒體專欄作家、晶蘇傳媒首席分析師)

 


評論區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電子刊


留言

問:現在單純的外貿公...
答:將將您們的現狀,...

問:進出口經理人有跟...
答:我們與很多公司開...

問:電子版的雜志哪能...
答:網站首頁右側有個...

問:紹興港現代物流園...
答:會

問:可以在郵局訂閱“...
答:可以在郵局訂閱本...

問:亞美尼亞有什么內...
答:到達這個地方有兩...




版權所有 | 關于我們 | 投稿 | 俱樂部 | 雜志訂閱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反饋意見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備案編號110102003025-9 | 京ICP備05055788號-13  《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欲轉載者請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聯系授權事宜

钻石彩票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