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中東:貿易潛力巨大,風險猶存

文/倪月菊

 

  中東地區連接亞洲、非洲和歐洲三大洲,位于“一帶一路”的交匯點,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參與者。近年來,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穩步推進,中國與中東國家的經貿關系不斷深化。被譽為“世界油庫”的中東地區既為我國能源安全提供了重要保障,也成為我國對外貿易潛力巨大的市場。

 


  
  中國與中東地區貿易發展進入“快車道”
  
  近年來,隨著中國全方位外交的展開和“一帶一路”倡議的不斷推進,中國與中東國家經貿往來日益密切,在經濟、基礎設施建設、科技和文化交流等領域簽署了多項協議,使雙邊貿易迅猛增長。據統計,中國與中東地區的進出口貿易額從1995年的不足60億美元提升至2008年的接近1700億美元,2018年再提升至2700多億美元。2019年1—9月,雙邊貿易額接近2100億美元,預計全年雙邊進出口貿易額將突破2800億美元。目前,中國是伊朗以及10個阿拉伯國家的第一大貿易伙伴,是阿拉伯國家聯盟的第二大貿易伙伴,是以色列和土耳其的第三大貿易伙伴。
  
  從國別看,與中國貿易進出口額排在前10位的國家分別是沙特、阿聯酋、伊朗、伊拉克、土耳其、阿曼、以色列、科威特、埃及和卡塔爾。中國對中東能源有著明顯的依賴性,在前十大貿易伙伴中,包含了六大中國的原油進口國。2018年,中國與中東前四大貿易伙伴的貿易額達到1770億美元,占中國對中東地區貿易總額的約65%。其中,沙特是中國在中東地區的最大貿易伙伴,2018年的雙邊貿易額達633.4億美元,占中國對中東貿易總額的接近1/4;阿聯酋排在第2位,貿易額達459.2億美元,占比超過16%。
  
  中東國家工業基礎普遍較薄弱,產業結構以能源及相關產業為主。從進出口商品結構上看,中國主要從中東地區進口原油及其相關制品,出口機電產品、紡織品、醫療器械、計算機、家電、五金工具、玩具及工藝品等工業制成品。除阿聯酋外,中國與其他幾個中東原油出口國之間均存在較大的貿易逆差。據統計,2018年中國對沙特、阿曼、伊拉克、科威特、伊朗和卡塔爾的貿易逆差額分別為284億美元、160億美元、146億美元、121億美元、71億美元和67億美元。其中,沙特對華礦產品、化學工業及相關工業品、塑料及其制品的出口額分別為319億美元、75億美元和61億美元,占其出口總額的99%。
  
  中國在中東地區的主要貿易順差國為阿聯酋、土耳其、以色列和埃及,除阿聯酋外,其余幾國均為非原油出口國。以阿聯酋為例,中國自阿聯酋的進口依然以原油及其制品為主,占比接近97%,但阿聯酋從中國進口的產品范圍較廣,產品多樣化特征顯著。其中紡織品、賤金屬及其制品、雜項制品和運輸機械的進口額約占阿聯酋自中國進口總額的34%。此外,產業內貿易特征也較明顯,礦產品、化學制品及塑料制品的進口占進口額總額的約10%。
  
  中國與中東國家貿易蘊藏巨大潛力
  
  從合作機制上看,雙邊高層互訪頻繁,機制化合作日益密切。中東國家的原油出口對中國經濟的穩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中國更加重視與中東國家經貿合作關系。同時,石油價格的不確定性,使中東國家愈加依賴對中國的石油出口。因此,雙邊合作日益緊密,合作機制不斷完善。2004年設立的“中阿合作論壇”,已成為中國與中東國家機制化合作的典范。2016年,中國出臺了《中國對阿拉伯國家政策文件》,明確了雙邊合作的領域。同時,中國與中東多個國家在基礎設施、貿易投資、人民幣跨境使用等領域簽署了多項合作文件和備忘錄,為加強雙邊合作提供了制度保證。
  
  從經濟互補性上看,雙邊巨大的貿易互補性使中國出口商品在中東國家具有廣闊的市場前景,雙邊貿易蘊藏巨大的潛力。中東地區豐富的石油資源為我國的能源安全提供了保障;價廉物美的中國機械、家電、紡織品和玩具等產品在中東地區擁有較大的市場。此外,中東國家在資源勘探和開采及相關化學制品的生產上具有比較優勢。原油價格的不確定性使資源出口國普遍傾向于向全產業鏈發展,努力發展加工和煉化產業,未來中東國家對中國的出口產品將更加多元化。目前,中國與石油輸出國普遍存在大量的貿易逆差,中國產品進入中東市場潛力很大。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快速推進,中國的機械設備、電子產品、運輸機械、鋼鐵制品、紡織品產品將獲得更多的出口機會。
  
  從貿易方式上看,隨著數字貿易的快速發展,中國與中東國家的貿易方式發生了巨大變化,中國電商與中東企業共建“網上絲路”,極大促進了雙邊電子商務的發展。如中國浙江執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沙特、約旦、阿聯酋和巴林等國家打造的跨境購物網站JollyChic已變得家喻戶曉。中國服裝、鞋包和家電等商品從這里被送至中東地區的千家萬戶。該公司計劃到2020年在中東地區建設超過100萬平方米的存儲倉庫,貨品存儲能力達1億件,全年將吞吐8億件商品。在中東排名前10位的電商,一半來自中國。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必將大力促進雙邊貿易,特別是中國產品向中東地區的出口。
  
  同時,“一帶一路”框架下基礎設施建設力度的加大,雙邊金融合作的縱深發展,貨幣互換協議和人民幣清算機制的建立,均將助力中國與中東地區貿易的發展。未來,中國和中東國家貿易的潛力巨大。
  
  中國與中東地區貿易風險猶存
  
  中東地區既是世界的“油庫”,也是民族、宗教、政治紛爭的“火藥桶”。中東局勢的長期動蕩不定,使未來中國與中東國家貿易的發展面臨諸多不確定因素。
  
  從安全上看,中東地區局勢動蕩,社會矛盾錯綜復雜。如敘利亞危機久拖不決,利比亞、也門、伊拉克等國恐怖襲擊事件頻發。錯綜復雜的矛盾沖突,使中國和中東的雙邊貿易面臨傳統安全的風險。
  
  從經濟上看,政局不穩,極端恐怖活動頻發,導致中東一些國家的經濟遭受嚴重破壞。雖然埃及、突尼斯等國家通過和平方式實現了平穩轉型,但仍存在經濟艱難復蘇、失業率高居不下等問題。蘇丹、沙特、阿爾及利亞和海灣國家也不同程度面臨高通脹、高失業率、經濟增長困難等問題。經濟增長緩慢將成為中國與中東雙邊貿易增長的阻礙因素。
  
  從貿易結構上看,由于我國從中東主要進口原油及相關產品,出口大量工業制品和生活消費品,雙邊貿易結構不均衡、不合理,呈現出與資源出口國存在大量貿易逆差、與非資源出口國存在大量貿易順差的現象。這種失衡的貿易結構為雙邊貿易摩擦埋下隱患。
  
  從地緣政治上看,由于中東地區曾是美國在亞歐大陸的戰略重心,“一帶一路”的推進和中國在中東影響力的上升,會影響到以美國為代表的某些大國的利益,中國有被美國等西方國家排擠的風險。
  
  此外,中國和中東國家存在較大的文化差異,也將影響民心相通。
  
  總之,中國與中東貿易發展勢頭良好,發展潛力巨大,但風險猶存。參與中東貿易和投資的企業必須予以高度重視,并積極采取相應措施予以應對,以分散和化解風險,爭取貿易利益的最大化。
  
  (本文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

 


評論區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電子刊


留言

問:現在單純的外貿公...
答:將將您們的現狀,...

問:進出口經理人有跟...
答:我們與很多公司開...

問:電子版的雜志哪能...
答:網站首頁右側有個...

問:紹興港現代物流園...
答:會

問:可以在郵局訂閱“...
答:可以在郵局訂閱本...

問:亞美尼亞有什么內...
答:到達這個地方有兩...




版權所有 | 關于我們 | 投稿 | 俱樂部 | 雜志訂閱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反饋意見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備案編號110102003025-9 | 京ICP備05055788號-13  《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欲轉載者請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聯系授權事宜

钻石彩票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