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貿易的秘密是什么?

文/科法斯集團

 

  荷蘭是一個古老的貿易國。在17世紀“荷蘭黃金時代”,它作為全球著名的海洋和經濟強國而崛起,甚至壟斷了歐洲與日本之間的貿易。如今,盡管這些榮耀已有所褪色,但荷蘭仍然是全球貿易的重要參與者。2018年,荷蘭是世界第六大商品出口國。在服務出口類別中,2015年荷蘭排在第8位。出口在國內生產總值(GDP)中的比重方面,2015年荷蘭排在第3位(緊隨愛爾蘭和瑞士之后)。
  
  然而,時代變了。有利的貿易環境消失了,全球貿易失去了勢頭。科法斯集團預計,2019年,世界貿易總量將下降0.8%(2019年第3季度環比下降0.6%,第4季度小幅上升0.3%)。那么,全球貿易放緩對這個擁有歐洲最大港口的國家意味著什么?荷蘭如何應對來自美國的保護主義?英國“脫歐”對荷蘭貿易意味著什么?這些因素加起來會對荷蘭經濟產生怎樣的影響?到目前為止,大多數跡象都出人意料的積極。

 


  
  事關重大——荷蘭貿易現狀
  
  2018年,荷蘭外貿配額(貨物和服務進出口額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161%(出口占86%,進口占75%)。從附加值來看,荷蘭出口額占荷蘭經濟總量的31.6%,其中20.5%是商品出口,11.1%是服務出口。至少在貨物貿易方面,荷蘭主要出口到鄰國。2017年,荷蘭24%的出口貨物(營業額)流向德國,11%流向比利時,9%流向英國。就服務出口而言,主要目的地包括德國、愛爾蘭和英國。進口方面,荷蘭的主要進口來源國是中國、德國和比利時,服務進口來源國是德國、美國和英國。
  
  荷蘭通過鹿特丹、阿姆斯特丹、默爾迪克、特爾納岑等港口以及幾個國際機場進行貨物貿易。高科技產品在該國出口貿易中占據重要地位。其中,出口最多的是機械產品(包括機械設備、核反應堆和鍋爐),其次是礦物燃料和石油產品、農產品以及化學和醫藥產品。雖然機械產品大多由荷蘭再出口,而不是在其國內生產,但礦物燃料、農產品和化工產品在很大程度上出自“荷蘭制造”。荷蘭主要進口礦物燃料、電氣設備、機械和車輛。服務貿易在荷蘭出口中的份額相當高,占2018年該國總出口額的30%(主要是知識產權費、貿易服務、信息技術服務和運輸)。
  
  鑒于上述情況,荷蘭貿易是如何應對過去幾年更為嚴峻的貿易環境的呢?乍一看,荷蘭出口形勢良好。按名義價值計算,荷蘭商品出口同比增長率相對強勁。相比之下,德國的出口增長率為負。盡管比利時的貿易基礎設施與荷蘭有一些相似之處,比如擁有安特衛普港,但比利時的出口表現也很差。那么,荷蘭貿易的秘訣是什么?
  
  閃閃發光的不是黃金——荷蘭出口數據背后的秘密
  
  1.提高價格競爭力
  
  價格提高了荷蘭出口的形象。當名義出口增長率分解為價格和成交量兩個分量時,價格分量對荷蘭名義出口總體增長趨勢有很大影響。2017年春季和2018年年中出現的名義出口值高峰主要是由油價上漲帶來的,原油和天然氣占荷蘭出口額的很大份額。因此,考慮到價格因素,2019年初夏,荷蘭實際出口增長率僅為3%左右,而非近9%的年同比增長率。這仍然明顯高于德國的實際出口增長率(為負)。即使發生了油價上漲這種個別事件,荷蘭經濟的價格競爭力在過去幾年也有所提高,這也是其出口增長率提高的原因之一。2014年,荷蘭單位勞動力成本大幅下降,此后一直保持平穩,而德國單位勞動力成本仍在低水平上保持增長。
  
  2.鹿特丹效應
  
  非價格競爭力也是關鍵。荷蘭在全球許多指數排名中位列前10名,如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指數(The WEF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全球扶持貿易指數(The Global Enabling Trade Index)和物流績效指數(The Logistics Performance Index)。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基礎設施使荷蘭成為通往歐洲的主要門戶之一。許多鄰國通過荷蘭港口進行貨物貿易。如果荷蘭公司暫時擁有這些貨物,那么這些貨物的再出口,將成為荷蘭貿易資產負債表的一部分。雖然這些出口產品的附加值很低,但由于產品通常只進行微小的改變(例如重新包裝),所以再出口額對貿易統計有重大影響。這就是所謂的“鹿特丹效應”。
  
  例如,2016年,荷蘭出口總額達到4325億歐元,其中轉口貿易總額達1891億歐元(約占44%)。同樣的情況也適用于進口:2016年,荷蘭用于再出口的進口額占全部進口額的44%左右。荷蘭2016年的貿易順差為521億歐元,但如果沒有再出口/進口,則會減少200億歐元。這對區域貿易關系也有影響。雖然荷蘭傳統上對亞洲和美國存在貿易逆差,但在這兩種情況下,如果沒有再出口和相關進口,荷蘭的貿易平衡將略有盈余。
  
  很難評估荷蘭真實、原始貿易動態的演變,因為再出口的年度數據只截止到2017年。然而,荷蘭中央銀行在其經濟展望預測中提供了再出口量和國產商品出口量的估計值。
  
  荷蘭中央銀行央行預測,在2016年和2017年出口額增長率提高后,荷蘭出口的原始動力正在下降,2019年幾乎到了停滯點。未來幾年,荷蘭出口額增長率可能會放緩,出口總額的主要驅動力是再出口。由于再出口對荷蘭經濟的增值作用很小,所以對其經濟增長的支撐力度不大。歸根結底,荷蘭的核心貿易(即沒有再出口)表現并不明顯優于其他歐洲國家。
  
  新老障礙近在咫尺
  
  1.荷蘭處于美國保護主義的中心?
  
  荷蘭是通往歐洲的貨物貿易門戶,尤其是來自美國和中國的貨物貿易,這兩個國家都是荷蘭前十大貿易伙伴。因此,任一個國家對歐洲商品的需求減少,荷蘭的貿易也會受到影響。
  
  2016年,荷蘭對美國的出口額達到154億歐元(1/3是來自其他國家的再出口);自美國貨物進口總額為270億歐元,其中60%的進口用于再出口。可能是對美國新貿易政策有所反應,荷蘭對美國出口增速自2018年12月以來有所放緩(盡管仍處于高位),同時對中國出口增速加快。這與德國的貿易事態發展一致。德國一項調查顯示,德國出口企業對美國政策框架失去了信任,而美國的貿易政策框架被認為只有中國貿易政策框架的一半好。此外,荷蘭對比利時和挪威的出口額在2019年春季同比增長異常強勁(與2018年相比)。然而,由于長期合約和美國市場的龐大規模,荷蘭最終只有小規模貿易的規避策略是可能的。
  
  美國對歐洲汽車可能征收關稅對荷蘭來說也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威脅。根據荷蘭統計局和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數據,2012年,荷蘭企業向美國出口汽車的收入為5.4億歐元。其中約2億歐元為直接出口,其余為全球價值鏈中向歐洲汽車企業的出口,由這些企業再出口到美國。與2015年8250億歐元的荷蘭名義國內生產總值相比,這一數字微不足道。因此,美國對歐洲汽車出口商征收關稅對荷蘭的直接影響有限。然而,考慮到第二輪和第三輪關稅的影響(例如報復性關稅、不安全感增加、企業/消費者信心下降),荷蘭國際商業銀行估計,對歐盟(對荷蘭可能也是如此)的總損害將約為其國內生產總值的0.2%。
  
  2.荷蘭與英國“脫歐”
  
  美國關稅的威脅與“未達成的英國‘脫歐’”的潛在影響相比,微不足道。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數據,2018年,荷蘭企業從向英國出口商品和服務中獲利255億歐元(占荷蘭GDP的3.3%),這使得英國成為其第二大貿易伙伴(僅次于德國)。其中,大部分為服務出口(131億歐元);貨物出口包括價值90億歐元的國產貨物和33億歐元的其他國家再出口,主要出口產品是原油、蔬菜、肉類和花卉。雖然前者在交貨時并不敏感,但增加關稅控制(如果英國“脫歐”未達成交易的話)會對其他主要產品的物流產生重大影響。
  
  盡管荷蘭在與英國的貿易中獲得了高利潤,并且英國還沒有真正離開歐盟,但“脫歐”的影響已經顯現。從2016年6月“脫歐”投票到2019年8月,英鎊貶值了近15%。當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被選為英國首相時,英鎊貶值狀況甚至進一步惡化了。英鎊貶值使得荷蘭產品對英國人來說更加昂貴,從而降低了荷蘭出口的價格競爭力。據荷蘭銀行估計,如果沒有這種貨幣效應,荷蘭商品和服務出口額(2018年超過500億歐元)在2018年將增加110億歐元。此外,由于英國“脫歐”的較高不確定性和來自英國的需求下降,2016—2018年,荷蘭對英國的出口總額僅增長了6%,貨物出口幾乎沒有增長(2%)。與此同時,荷蘭出口商也在尋找其他出口目的地。因此,由于荷蘭對歐洲其他主要出口伙伴的增長速度稍快,2016—2018年,荷蘭對歐洲(不包括英國)的出口總額增長了17%。不過,在英國“脫歐”前期階段,貿易領域也有贏家。2018年,荷蘭對英國的服務出口額超過200億歐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商業服務。隨著圍繞英國“脫歐”話題的商業咨詢服務需求不斷增加(包括法律咨詢),荷蘭服務出口快速增長(2016—2018年增長15%)。
  
  在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英國和歐盟之間的貿易關系將遵循世界貿易組織(WTO)最惠國待遇規則。OECD根據其關于貿易和全球價值鏈增值數據進行的估算結果顯示,在中期(大約5年)內,荷蘭對英國的出口將下降17%,而荷蘭的國內生產總值將下降0.7%。其中,受影響最大的行業將是農業食品,其對英國的出口在中期內將下降22%。另外,荷蘭農業糧食產量將下降2%,農業用地價值將下降7%。總體而言,由于其開放性和地理上接近英國,荷蘭成為受英國“脫歐”影響最大的國家之一。
  
  然而,英國“脫歐”確實也提供了一些機會。自英國“脫歐”公投以來,約有325家企業與荷蘭政府就搬遷到荷蘭的事宜進行了接觸。2017年和2018年,50家企業遷至荷蘭(包括松下和索尼),2018年新增投資2.91億歐元,新增就業崗位1923個。這一趨勢可能會持續到2019年(2019上半年,另有50家企業遷入荷蘭)。在英國“脫歐”更加不確定的背景下,更多的企業可能會來到荷蘭。
  
  全球貿易環境的變化對荷蘭經濟意味著什么?
  
  荷蘭貿易背后沒有什么大秘密。相反,一系列積極因素正使名義出口看起來還不錯。如果剔除(石油)價格效應和再出口的貿易數據,那么荷蘭實際的國產商品出口狀況與其他歐洲國家更為相似。然而,荷蘭確實有自身的一些獨特之處。荷蘭的開放性使其很容易受到貿易沖擊,但也促使其迅速適應新的貿易關系(如英國“脫歐”)。
  
  那么,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對荷蘭來說意味著什么呢?令人驚訝的是,全球貿易放緩并不一定會立即影響荷蘭的出口數據。最近的一個例子是,2019年第2季度,全球貿易額環比下降0.5%(經價格和季節性調整),而同期荷蘭實際出口額環比增長1.3%。然而,經進一步審查就會發現,荷蘭的出口增長僅與再出口有關,國產商品出口處于停滯狀態。這意味著,即使出口不斷增加并推動GDP增長,荷蘭經濟的附加值也不一樣。
  
  從中期來看,全球貿易規模的減少是否會成為荷蘭經濟衰退的威脅因素?答案是:不一定。這是因為歐洲的產出增長和貿易越來越獨立。據歐洲中央銀行估計,自2008—2009年經濟衰退以來,全球貿易對全球產出的彈性已經下降。荷蘭的情況就是如此,在經濟衰退之后的幾年里,促進增長的因素也相應發生了變化。2008年和2009年,公共支出是荷蘭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約1/3的GDP增長來自公共支出);隨后,外貿接手:2010—2016年(2015年除外),凈出口是荷蘭經濟增長率為正的主要支撐力量;自2017年以來,荷蘭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再次轉變為國內需求。私人消費和投資現在是荷蘭貿易的主要驅動力,因此即使全球貿易疲軟,荷蘭經濟也能增長。即使在這種不幸的全球貿易環境中,我們仍然預計荷蘭經濟在2019年和2020年將分別增長1.7%和1.5%。這與過去10年該國經濟平均增長率是一致的。
  
  (節選自科法斯經濟刊物2019年9月刊,譯/李前)

 


評論區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電子刊


留言

問:現在單純的外貿公...
答:將將您們的現狀,...

問:進出口經理人有跟...
答:我們與很多公司開...

問:電子版的雜志哪能...
答:網站首頁右側有個...

問:紹興港現代物流園...
答:會

問:可以在郵局訂閱“...
答:可以在郵局訂閱本...

問:亞美尼亞有什么內...
答:到達這個地方有兩...




版權所有 | 關于我們 | 投稿 | 俱樂部 | 雜志訂閱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反饋意見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備案編號110102003025-9 | 京ICP備05055788號-13  《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欲轉載者請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聯系授權事宜

钻石彩票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