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智貿易趨勢及APEC峰會前瞻

文/張勇

 

  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27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將于2019年11月在智利召開。作為亞太地區重要的經濟合作機制,2019年APEC迎來成立30周年,這一關鍵節點對于亞太區域合作和APEC自身發展都有重要意義。而對于智利而言,這是繼2014年后第二次舉辦APEC峰會。作為拉丁美洲最具競爭力、最穩定和最開放的經濟體,智利必將再次令世界矚目,其倡導的主要議題——區域經濟一體化、數字經濟、互聯互通等,契合世界各國對于共同發展的需求,必將為亞太乃至全球經濟增長注入新的動力。
  
  穩定的宏觀環境促進中智貿易跨越式發展
  
  相較于拉丁美洲其他國家,智利經濟增長較為穩定。這主要源于其穩定的制度框架,具體包括由獨立的中央銀行實施貨幣政策;堅持有責任、可預期的財政政策;對金融體系進行全面的規范和監管;通過貿易開放和資本自由流動促進經濟一體化。這種穩定的宏觀環境為中國和智利經貿關系發展奠定了基礎。
  
  根據Wind資訊數據庫計算,1995—2018年中智貿易總額從6.4億美元增至427.5億美元,增加65.8倍,年均增長20%(見圖1)。雖然21世紀以來受到2008—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和2015—2016年拉丁美洲經濟衰退的影響,中智貿易總額發生過階段性增速下降(增速由2008年的19.3%降至2009年的2.1%)和負增長(2015年和2016年增速分別為-6.2%、-1.4%),但是,雙邊貿易增長的長期趨勢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2017年和2018年增速重拾升勢,分別達到12.7%和20.1%)。
  
  從貿易結構看,中國與智利具有較強的互補性。中國對智利的主要出口產品有機電產品、紡織品、鋼材和家電等,從智利主要進口產品有銅、鐵礦砂、紙漿、魚粉、葡萄酒等,且出口的多元化與進口的高度集中并存。這種突出的產業間貿易特征較易帶來雙邊貿易不平衡發展問題。除1995—1998年這4年外,中國對智利總體貿易余額呈現逆差狀態,逆差額由1999年的0.6億美元擴大至2018年的110億美元。目前,中國是智利全球第一大貿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國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國,智利是中國在拉丁美洲第三大貿易伙伴和進口銅的最大供應國。隨著2019年3月中國與智利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升級議定書正式生效,雙方在優化貿易結構、平衡貿易發展方面再次獲得新動力和新機遇。

 


  
  構筑開放網絡,為亞太區域合作增添動力
  
  智利的對外經濟戰略以構建全球網絡為特征。通過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構建“輪軸­輻條”網絡,強化與世界經濟的密切關系;通過比較優勢和分工協作促進貿易跨越式發展,提高自身的國際競爭力;大力吸引外資使其成為推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力量,并吸納先進的管理經驗和專業技術,以擴大外資的溢出效應。截至2018年,智利已經簽署26項貿易協定,覆蓋超過64個國家和地區,占全球GDP(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超過86%、占全球人口的比重超過64%。其中最重要的是與歐盟(2003年2月)、美國(2004年1月)、中國(2006年10月)和日本(2007年8月)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
  
  智利不僅是APEC的3個拉丁美洲成員之一,而且是于2018年年底生效的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成員之一,這些足以證明智利對面向亞太的跨區域合作的高度重視。一是智利地處環太平洋帶,成為溝通亞洲和拉丁美洲地區的重要橋梁,在保持與歐洲、美國等發達國家和地區傳統的緊密關系的同時,開始加強與亞洲及新興市場國家的聯系。二是隨著新興市場國家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上升,智利與新興市場國家的貿易比重不斷增加,而且出于對自身產業升級的需要,客觀上要求與貿易伙伴加強產業內貿易。三是盡管從總量和增速角度衡量,智利吸引外資的能力較強,但仍存在投資領域及來源國過于集中的特征。隨著新興市場國家在智利對外貿易中的比重上升,來自這些國家的投資也將逐步增加,以彌補歐洲、美國發達國家和地區因經濟低迷導致對外投資能力減弱的缺口。
  
  如今,在保護主義盛行、貿易局勢緊張的國際環境下,秉承對外開放戰略的智利再次舉辦APEC峰會具有重要的示范效應。而且,由其倡導的主要議題將給脆弱復蘇的世界經濟注入新動力。預計本次APEC峰會將在如下四個方面達成重要共識。
  
  第一,以“互聯互通”為支撐,鞏固亞太區域合作的基礎。作為承載貿易流和價值鏈的重要環節,諸如交通、物流、能源和電信等在內的基礎設施的完善性,是連接一國國內與世界其他地區經濟關系的必要條件。而且,一國國內基礎設施和物流的便利性和完善度是抵消遠距離因素對當地供應商產生負面影響的關鍵要素。因此,互聯互通對于亞太區域經濟合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作為國際經濟合作的新平臺,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建設將有利于增強亞太地區的連通性。
  
  第二,以“數字經濟”為契機,增添亞太地區經濟增長新動力。數字經濟是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后成長起來的新經濟形態,并逐漸成為引發經濟和社會深刻變革的主導力量。數字經濟能夠通過信息與通信技術(ICT)的應用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促進經濟可持續增長,并最終為實現信息社會奠定基礎。與此同時,數字經濟還有利于數量龐大、創造就業能力最強的中小企業以低成本參與全球價值鏈。基于此,近些年APEC一直將數字經濟列為重要議題,這也預示著它將是下一輪經濟周期的新增長點。因此,以人工智能、數字化和互聯網為代表的技術創新越來越受到關注。

 


  
  第三,激發中小企業活力,為創新和參與價值鏈增添新力量。中小企業是亞太地區創新和包容性增長的主要驅動力。然而,它們卻面臨著國際市場準入、融資及國際爭端解決機制三方面的挑戰。中小企業參與價值鏈所獲收益不是自動發生的,而是依賴于間接進入國外市場、分享大公司技術轉移外溢效應等因素。同時,金融體系對中小企業的融資也至關重要。然而,鑒于缺少諸如土地等抵押物,它們在國內的貸款融資受到限制。而當它們進入國際市場,面臨與商業伙伴的國際爭端時,往往因受時間和財力限制,無法承受冗長的司法程序并很難親自參與仲裁。因此,中小企業的發展需要得到來自政府和多邊及地區機構的援助,而APEC在資產評估、能力建設等方面能夠發揮重要的作用。
  
  第四,加強環境保護,促進亞太地區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目標。為實現2030年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2016年聯合國拉丁美洲經委會在報告中提出了以經濟增長基于生產結構質量變化為中心的漸進性結構變革戰略。這主要體現在凱恩斯(增長)效率、熊彼特效率和環境效率三個方面。而智利是將這三種效率相結合的先行者。除了舉辦APEC峰會,2019年12月,智利還將舉辦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5)。可以預計,智利會借此契機鼓勵各國作出更大的減排承諾。智利總統在2019年8月參加G7峰會之際,就呼吁通過大規模造林項目應對氣候變化和森林砍伐,以此提高其在環境保護領域的國際聲譽。因此,環境保護也將成為APEC峰會關注的焦點。
  
  (本文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經濟室副主任、副研究員,拉丁美洲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秘書長。截至發稿當天,智利宣布放棄舉辦APEC峰會)

 


評論區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電子刊


留言

問:現在單純的外貿公...
答:將將您們的現狀,...

問:進出口經理人有跟...
答:我們與很多公司開...

問:電子版的雜志哪能...
答:網站首頁右側有個...

問:紹興港現代物流園...
答:會

問:可以在郵局訂閱“...
答:可以在郵局訂閱本...

問:亞美尼亞有什么內...
答:到達這個地方有兩...




版權所有 | 關于我們 | 投稿 | 俱樂部 | 雜志訂閱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反饋意見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備案編號110102003025-9 | 京ICP備05055788號-13  《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欲轉載者請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聯系授權事宜

钻石彩票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