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外貿企業生存現狀調查報告

文/《進出口經理人》編輯部


  雨橫風狂,不掩虹橋天遠;暗礁險灘,難阻江河大勢。國際雜音甚囂塵上,積蓄內力心無旁騖。實力無聲,此時無聲勝有聲。
  
  進入2019年,美國繼續揮舞關稅大棒,實質加增關稅,或者威脅加增關稅,使外貿生存環境嚴重惡化,對我國出口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成為我國對外貿易中的主要風險,外貿企業備受傷害。但縱觀全局,我國外貿已經今非昔比,大風大浪中歷經考驗,增長了才干;“一帶一路”市場迅速成長,動力轉換增強了內功,絕不畏懼眼前的圍追堵截。這也讓我們意識到,只有自己憑實力站上國際產業鏈的中高端,才能更有底氣站在世界舞臺中央。
  
  在復雜的國際背景下,我國貿易進出口仍然保持了“穩中向好勢頭”,體現了我國經濟的韌勁。據海關總署統計, 2019年前7個月,我國進出口總額為17.41萬億元,同比(下同)增長4.2%。其中,出口額為9.48萬億元,增長6.7%;進口額為7.93萬億元,增長1.3%;貿易順差為1.55萬億元,擴大47.4%。雖然我國與美國貿易增速有所放緩,但與歐盟、日本、韓國等傳統發達市場的貿易節奏一如往常,與“一帶一路”沿線市場的貿易額更是迅速增長。
  
  與此同時,在國家財稅、金融、貿易便利化等政策的強力支持下,我國對外貿易的內生動力正在悄然聚集,“規模穩定”“質量提升”和“動力轉換”成為關鍵詞:對“一帶一路”沿線等國際市場的布局更加優化;高技術、高質量和高附加值產品出口快速增長;民營企業在逆境中迅速蛻變,繼續發揮外貿“主力軍”作用;創新升級氛圍愈加濃厚,核心技術研發熱情高漲;跨境電商等新業態強勢出擊,引領全球打造線上貿易世界……越走近高質量和高科技,越接近貿易的本質,就越有競爭實力。
  
  根據我刊往年的調查,2016年外貿行業壓力較大;2017年是外貿企業信心恢復的關鍵年份,外貿出口額和進口額從“雙降”轉為“雙升”;2018年我國進出口總額創新高,突破30萬億元,出口額和進口額均實現較快增長;2019年前7個月,我國外貿進出口延續了“穩”的主基調。在重重阻力打壓之下,我國外貿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實屬不易。而作為外貿主體的出口企業,又是如何看待國際貿易形勢的呢?它們的生存技巧是什么?我們或許能從本次調查中知悉一二。
  
  本次調查由《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發起并完成,這也是《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第8次發布此項報告。從調查結果看,外貿企業對貿易摩擦風險的關注度普遍提高,成本上升的壓力依然很大;與2018年調查結果相比,外貿企業對出口預期的態度更加謹慎;面對國際市場風險,外貿企業紛紛創新升級、打造自主品牌,跟隨國家提質增效的大基調,采取更多積極措施增強內生動力,愈戰愈勇。《2019年外貿企業生存現狀調查報告》呈現在當前國際貿易市場復雜多變的形勢中外貿企業的真實生存現狀。
  
  調查樣本說明
  
  本次調查共收到1073家外貿出口企業的反饋。分行業看,機電行業企業最多,占35.3%;接著是輕工行業企業占19.7%,五礦化工行業企業占13.3%,食品土畜行業企業占11.6%,紡織服裝行業企業占11%,醫保行業企業占2.3%,其他行業企業占6.8%(見圖1)。與往年相比,五礦化工、食品土畜和紡織服裝類被調查企業有所增加。



   
  在歷年調查中,生產型企業都是最大的樣本類型。在本次被調查企業中,生產型企業仍然最多,比例為49.7%,相比2018年(55.4%)有所下降;服務型企業占比則提升至29.5%,比2018年增加5.7個百分比;流通型企業占比為17.9%,略高于2018年的17.3%(見圖2)。



   
  影響出口的最大因素:成本上升捍衛冠軍寶座,貿易摩擦勢不可擋
  
  從多年的調查結果看,“成本上升”“國際市場需求減弱、訂單減少”和“創新研發能力不足”一直是影響企業出口的前三大因素。2017年之前,“國際市場需求減弱、訂單減少”一直排在第1位,“成本上升”緊隨其后,“創新研發能力不足”保持第3名。但從2017年開始,“成本上升”超過“國際市場需求減弱、訂單減少”,折得桂冠,“國際市場需求減弱、訂單減少”退居第2名。這一排位一直延續到現在。2019年,“成本上升”再次受到企業“青睞”,守住了“影響出口的最大因素”寶座(見圖3)。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才是變化的根本。調查顯示,影響外貿出口的最大因素是成本上升。成本上升嚴重侵蝕企業的利潤,在國際貿易形勢不好的情況下,甚至威脅到企業的生存。企業對成本上升的親身感受已經延續多年,降低成本的訴求正受到國家的高度關注。減費讓利政策的不斷出臺,將有助于改善出口企業的生存環境。



   
  與此同時,“國際市場需求減弱、訂單減少”也是一個多年頑疾。在2019年調查中,企業對它的關注度更高,選擇比例為18.4%,高出2018年1.8個百分點。美國是我國最大的出口市場之一,在其對我國出口商品加增關稅之后,我國外貿企業確實遭遇了更嚴重的國際訂單減少局面。這種苗頭在2018年已經現身,到2019年更加嚴峻。
  
  值得一提的是,“創新研發能力不足”這一因素除了2018年被“匯率波動”因素超過,下滑到第4名之外,其余年份基本維持了第3名的地位。在2019年調查中,企業對創新研發能力的關注度更高,此項因素以11.3%(2018年為10.2%)的選擇比例重回第3名。這與近兩年發生的技術打壓事件有關,特別是以華為、中興為代表的中國企業受到了美國的無理糾纏,也讓企業找到了自己的痛點,開始更加注重研發投入,以求掌握更多核心技術。
  
  從2016年開始,“匯率波動”因素的選擇比例以每年前進1個名次的節奏保持前移,2018年沖上第3名。不過,在2019年調查中,“匯率波動”從第3名猛然下滑至第7名,選擇比例從2018年的11.4%降為2019年的5.4%。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與往年相比,2019年企業面臨的匯率波動壓力有所減輕。2019年8月,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突破7,反映了人民幣的貶值程度。人民幣貶值有利于企業出口,但長期來看并不一定是好事,因為它會帶來輸入型通貨膨脹,給成本上升添柴加薪。
  
  另一個需要特別注意的是,“貿易壁壘和貿易摩擦加劇”從2017年的第8位前移到2018年的第5位之后,2019年再次強勢出擊,排到了第4位。“貿易風險加大”因素選擇比例也不落人后,在2019年達到9.5%,高出2018年2.6個百分點。總體來看,這兩個因素更加凸顯,反映了貿易摩擦對外貿企業造成的沖擊。實際上,不只是美國、歐盟等發達國家和地區加固了貿易壁壘,印度、巴西等新興市場也紛紛推出了貿易救濟措施,甚至專門針對中國。這都需要國家層面或相關主體與企業站在一起,組織企業積極應對“反補貼”“反傾銷”和貿易救濟等案件,更好地保護企業。
  
  出口最多的地區分布:美國超歐盟再次登頂,“一帶一路”貿易力量爆發
  
  從連續多年的調查結果看,美國、歐盟和東盟始終是我國外貿企業選擇出口最多的三大地區,其中,美國和歐盟你追我趕,一直“霸占”前兩名。2018年,歐盟超過美國,成為我國企業選擇出口最多的地區。在2019年調查中,美國再超過歐盟,站上第1名(見圖4)。



   
  在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的背景下,為什么我國企業仍然更多地選擇美國作為出口目的地?這是有歷史原因的。長期以來,美國是我國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之一。根據海關總署的統計,2018年,中美貿易額為4.18萬億元,同比增長5.7%,中美貿易額占當年我國貿易總額的14%左右。即使美國拋出了加征關稅的伎倆,我國大量出口美國市場的企業卻無法在短期內找到有效的替代市場,對“一帶一路”沿線市場的開發也不能一蹴而就,必然經歷一個培育的過程。另外,不同的市場有不同的需求特點,我國企業多元化布局海外市場,也要經歷一個產品結構調整的陣痛期。所以,2018年我國與美國之間的出口額和進口額均實現增長,并且貿易順差達到2.14萬億元,擴大了14.7%。
  
  市場消化了2018年的“搶出口”之后,美國加增關稅帶來的負面效應開始顯現。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前7個月,我國與美國進出口貿易總額(以人民幣計)同比下降8.1%,出口額下降2.1%,進口額下降24%,3個指標均出現下降。這種負面效應也需要給市場足夠的時間去消化,但不要因此失去信心。
  
  相比美國的“三降”,2019年前7個月,我國對歐盟、東盟、日本、澳大利亞、印度、拉丁美洲、非洲等國家和地區的出口額(以人民幣計)“清一色”實現增長,增長率分別為12.6%、15.8%、4.5%、8.2%、3.7%、4.8%、13.5%。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貿易額迅猛增長,企業對沿線市場的布局加快。其中,中東可謂一匹“黑馬”。2018年剛被納入調查范圍,中東就闖入我國企業出口最多的地區第4名。在2019年調查中,中東維持了第4名的位置,企業選擇比例為11.3%,高出2018年1.6個百分點(見圖4)。中東只是“一帶一路”沿線市場的一個典型代表,未來將有更多“一帶一路”沿線市場被喚醒。
  
  企業出口預期更加謹慎,亟須增強出口信心
  
  在“未來1年企業對主要市場的出口預期”調查項中,相比2018年,2019年的調查結果顯示,企業除了對東盟、非洲和中東選擇“增長”的比例提高之外,對其余市場選擇“增長”的比例均下降。與此同時,企業選擇“下降”的比例,在所有市場均上升;企業選擇“持平”的比例,除了歐盟市場提高之外,其余市場也全部下降。對比兩年的調查結果可以看出,2019年企業對大部分市場的出口預期都更加謹慎。從北美市場看,2018年企業對其出口預期就比較悲觀,2019年延續了這種悲觀情緒,選擇“下降”的比例達到43.4%,高出2018年6.6個百分點。從所有被調查市場總體來看,2018年,“持平”主導了企業的選擇,同時“增長”也有一定的空間,但是到2019年,“下降”風頭更勝,“持平”退居二線,“增長”則心有余而力不足(見圖5)。



   
  企業的謹慎心態與國際市場復雜因素的盤根錯節密切相關,其中最大的不可控因素是“美國”。美國挑起貿易摩擦,影響的不只是中美之間的貿易,還將給全球貿易氛圍帶來不良影響,改變了全球貿易人的心態。我們需要直面沖擊,國家做好國家的事,企業做好企業的事,國家出臺更多支持政策為企業加油打氣。
  
  2019年出口規模和利潤預期:雙“上升”表明企業無懼貿易短期波動
  
  在“過去1年企業出口規模和利潤情況”調查項中,從連續4年的調查結果看,在2016年出口低谷時,選擇“規模下降,利潤下降”的企業最多;2017年出口信心恢復之時,選擇“規模上升,利潤上升”的企業比例最高;2018年,受貿易摩擦影響,企業選擇“規模下降,利潤下降”的比例最高,為22.8%;2019年,選擇“規模上升,利潤上升”的企業比例再次登頂,為25.4%,高于2018年的選擇比例(21.6%)。不過,選擇“規模下降,利潤下降”的企業比例也不小,達到22.5%(見圖6)。這反映的是過去1年的實際情況,與我國貿易大數據基本一致。美國加增關稅帶來的負面效應有一定的滯后性,過去1年,部分企業出口規模和利潤仍然實現了增長,但也有一些企業確實受到了沖擊。



   
  在“企業對2019年出口規模和利潤預期”調查項中,2019年的調查結果延續了2017年和2018年的好形勢,企業選擇“規模上升,利潤上升”的比例最高,為31.3%,雖然相比2017年和2018年的33.8%略有下降,但已經實屬不易(見圖7)。同時,選擇“規模下降,利潤下降”的比例為27.2%,比2018年高出5.1個百分點。可見,企業對于2019年出口規模和利潤的預期謹慎度有所提高。但總體來看,企業對化解貿易摩擦、關稅壁壘等短期因素帶來的影響還是比較有信心的,對自身的經營水平和未來布局多樣化市場的能力也相當有把握。
  
  開拓國際市場的主要方式:參展仍是第一選擇,電商平臺占比再提高
  
  從連續多年的調查結果看,參加展覽在外貿企業開拓海外市場主要方式中的地位無人能撼動,本次選擇比例為34.9%。《進出口經理人》研究發現,由于我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市場開發力度加大,當地展會市場也開始火爆,更多的重點展覽走到了企業面前。比如,中亞、中東歐和拉丁美洲等新興市場的展會逐漸嶄露頭角并吸引了更多中國企業,打破了過去歐洲和美國展會獨大的局面。從近3年的統計結果看,電子商務平臺的選擇比例連續提升,2017年為29.4%,2018年為30.6%,2019年為31%。另外,在2019年調查中,依托國外大型經銷商和境外營銷網絡這兩種傳統方式的選擇比例分別為17.8%和15.5%,均高于2018年的比例(見圖8)。



   
  走上高質量發展之路,由內而外化解成本壓力
  
  從連續多年的調查結果看,企業化解出口成本上升壓力的方式基本無變化,排在前3位的一直是調整產品結構、技術改造和加強管理。本次調查也一樣,這3項占比分別是20.7%、18.9%和14.1%。總體來看,在2019年調查中,調整產品結構,技術改造,加強管理,通過談判讓國外買家分擔,向上游企業壓價,減少出口、擴大內銷,產業轉型,裁員減薪,對外投資及其他10個調查項排序與2018年一致,占比基本未出現太大的變化(見圖9)。



   
  國家政策支持解決了企業轉型升級的后顧之憂,市場競爭壓力倒逼企業走上高質量發展之路。在這兩個因素的推動下,近年來,企業創新升級、提質增效的大氛圍越來越明快,企業不斷增強內生動力的心態也越來越成熟。可以說,企業參與國際競爭的層次發生變化:以前可能以廉價勞動力為優勢,以價格便宜的商品制勝;現在“中國制造”的水平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企業不再滿足于低端競爭,而是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發起了沖擊,品牌競爭、標準制定權的競爭等漸入佳境。成本上升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企業更多地通過由內而外提升競爭實力來反擊它。
  
  外貿新業態活力十足,跨境電商平臺促進出口
  
  作為外貿轉型升級的抓手,近些年跨境電商的發展空間得到了快速釋放。當前,我國已設立35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這些試驗區在跨境電商交易、支付、物流、通關、退稅和結匯等方面先行先試,通過制定技術標準、規范業務流程和建立監管模式等方式引領全球跨境電商行業發展。國家大力支持跨境電商發展,也是出于打造外貿競爭新優勢、新業態的考慮,意義重大。經過市場培育,傳統企業對跨境電商平臺的接受度越來越高,不少企業利用第三方跨境電商平臺甚至自建平臺實現了出口。
  
  海關總署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通過海關跨境電子商務管理平臺零售進出口商品總額達1347億元,增長50%。其中,出口額為561.2億元,增長67%;進口額為785.8億元,增長39.8%。這只是零售環節的貿易數據,B2B(企業對企業)交易額才是“重頭戲”。相關統計顯示,2018年我國跨境電商交易規模達9萬億元。
  
  自2016年“是否開展跨境電子商務”項加入調查以來,企業選擇比例連續3年提高,2016年、2017年和2018年選擇比例分別是37.3%、44.3%和48.5%。2019年調查結果顯示,企業已開展跨境電商的選擇比例為45.1%,略有下降。
  
  在第三方跨境電商平臺中,外貿企業選擇阿里巴巴的比例仍然最高,為55.2%;接著是亞馬遜、中國制造網、自建平臺、臉書、谷歌、eBay,選擇比例分別是10.3%、5.7%、3.4%、2.3%、2.3%、1.1%;選擇“其他”的比例為19.5%(見圖10)。



   
  一條必須要走的路:打造自有品牌,不容易但值得
  
  多年前,企業就已經開始關注“打造自有品牌”這一話題。人口紅利消失殆盡,貼牌生產前路茫茫,國內外競爭腥風血雨……所有這些都將外貿企業推向全球產業鏈更高的位置。那里,是強者的真正較量之地,生存環境也更加兇險。然而,很多年過去了,“打造自有品牌”仍然只有少數企業去嘗試并試水國際市場,成功者更是少之又少,與我國對外貿易的規模遠不匹配。直到今天,不少企業仍在靈魂發問:該如何打造自有品牌?
  
  不管如何,意識覺醒是最重要的。近幾年,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之下,企業打造自有品牌的速度明顯加快,一批自有品牌在海外市場受到了歡迎,特別是那些走產品差異化之路、技術難以被超越的品牌,在國際貿易形勢復雜多變的當下,仍然取得了不錯的貿易成績,令人敬佩。打造自有品牌需要寬松的市場環境,更需要企業主動創新并熟知國際市場競爭規則。
  
  從2014—2019年連續6年的調查結果看,選擇擁有自主品牌的企業占比一直在提高,分別是40%、45%、47% 、48%、51%和53%(見圖11)。預計這一趨勢還會繼續擴大。
  
  在2019年“自有品牌占出口額的比重”調查項中,選擇自有品牌占出口額比重超過50%的企業最多,達到44.1%,略高于2018年的比例;選擇自有品牌占出口額比重在10%~50%(含)之間的企業比例為36.8%;自有品牌占出口額比重少于10%的企業占19.1%(見圖12)。



   
  企業希望獲得更多海外市場信息,急需關稅調整
  
  2019年調查結果顯示,“關稅調整”與“加強對外宣傳,樹立中國形象”交換位置,前移到第4位,其余項排序與2018年相同。外貿企業最希望得到的支持仍然是“提供更多的海外市場信息”,接著是“改善外貿企業融資環境”和“提供出口信用保險支持”,占比分別是23.8%、22%和18.3%(見圖13)。在美國針對我國出口商品輪番加增關稅的背景下,外貿企業對關稅調整的關注度明顯上升。同時,企業迫切需要獲取一手的海外市場信息,以便及時應對復雜多變的貿易風險。
  
  “長于春夢幾多時,散似秋云無覓處。”從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算起,我國外貿走過了近20年的時光。前一個10年,外貿人意氣風發,“中國制造”紅遍全球;后一個10年,以全球金融危機為開端,考驗接踵而至,外貿人經歷了千錘百煉。美國撕裂了全球化,但新的全球化局勢正在形成。美國堵住了貿易出口,但“一帶一路”正在重塑另一個貿易新格局。世界不是某一個國家的世界,動蕩之后,它必將從混亂走向清明,從某一國主導走向規則主導,從短兵相接走向合作共贏。外貿人,不早不晚,此時遇到了風雨,那就再次以平靜的心態乘風破浪,斗志昂揚地期待彩虹吧!
  
  (執筆:李前)


評論區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電子刊


留言

問:現在單純的外貿公...
答:將將您們的現狀,...

問:進出口經理人有跟...
答:我們與很多公司開...

問:電子版的雜志哪能...
答:網站首頁右側有個...

問:紹興港現代物流園...
答:會

問:可以在郵局訂閱“...
答:可以在郵局訂閱本...

問:亞美尼亞有什么內...
答:到達這個地方有兩...




版權所有 | 關于我們 | 投稿 | 俱樂部 | 雜志訂閱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反饋意見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備案編號110102003025-9 | 京ICP備05055788號-13  《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欲轉載者請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聯系授權事宜

钻石彩票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