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貿易協定對RCEP的影響有限

文/倪月菊


  在2019年8月舉行的G7峰會上,美國和日本宣布原則上達成貿易協定,并將于2019年9月在聯合國大會召開期間正式簽署條約。這可算是G7峰會上的一個重磅新聞,因為在美國強大壓力下開展的美日貿易談判開局并不順利,甚至在談判內容的設定上雙方意見不一,使原本定于2018年9月展開的雙邊貿易談判,一直拖到2019年4月才正式啟動。然而,在短短的4個月磋商時間里,兩國便傳出基本達成框架協議的消息,這在雙邊貿易協定談判史上也算是開了一個先河。那么,該協定為何達成如此之快?該協定的達成將對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談判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呢?



  
  這只是美日貿易談判的“早期收獲”成果
  
  美日貿易協定之所以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達成,是因為這份框架協議并非一個實質意義上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只能說是一個“早期收獲”成果。之所以美日貿易協定談判遲遲未能進入正式談判階段,就是因為起初雙方在談判議題上一直爭執不下。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最初公布的談判目標,不僅包含貨物貿易,還涵蓋了投資、服務貿易、金融,甚至“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毒丸條款”的內容,主張進行實質性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美國在2018年11月底表示,已經簽署的USMCA將是包括美日協定在內的未來貿易協定的雛形。而日本主張的則是“貨物協定”,而不是將服務業也囊括在內的“自由貿易協定”。因為一旦按照USMCA的標準談判,可能會限制未來日本貿易外交的自由度,日本堅決不愿意接受。
  
  經過多次磋商,最后雙方達成“妥協”,即將美日貿易協定談判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幾個月可以完成的、涉及貨物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的“早期收獲”,另一部分涉及更長期的問題。因此,這次簽署的框架協議,實際上是美日貿易協定中的“早期收獲”成果,要達成實質意義上的自由貿易協定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美國強力推進有原因
  
  我們知道,美日貿易協定談判是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下展開的。那么,為什么美國如此力推美日貿易談判呢?我認為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是為了緩解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升級帶來的經濟下行壓力。我們知道,在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升級的大背景下,美國經濟下行壓力增大。摩根士丹利分析師認為,國際貿易情緒嚴重打擊了美國企業的信心,加上全球經濟增長已經滑落至多年低點,美國經濟面臨下行風險。同時,該投行預計,如果當前的國際經濟形勢未能出現好轉,那么3個季度后美國經濟將陷入衰退。若要避免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盡快完成與日本的貿易協定就如同一根救命稻草,可能給美國經濟增長增加信心。
  
  二是為了彌補退出TPP的“損失”。美國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后,其余11國達成了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日本和歐盟也簽署了經濟伙伴關系協定(EPA),并分別于2018年12月和2019年2月生效。數月以來,這些協定出現了明顯的“貿易轉移”效應,面對澳大利亞和歐盟這些受益于低關稅的競爭對手,美國牛肉和豬肉銷售商開始失去日本市場份額。以牛肉為例,CPTPP生效后,關稅減免至27.5%,來自CPTPP國家的牛肉對日本的出口量猛增至2018年同期的約1.5倍,而美國牛肉仍需面對高達38.5%的進口關稅。因此,“利益至上”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無法容忍自己碗里的肉落入他人之口,必使出全身解數挽回損失。
  
  三是為了減少對日貿易逆差。我們知道,在中國超越日本成為美國最大的貿易逆差國之前,美國長期以來最大的貿易逆差國是日本。盡管日本與美國的貿易逆差規模已經縮減很多,但畢竟貿易逆差的事實還在,且近年略有上升。根據美方數據,2016年日本對美國貿易赤字為565.3億美元,2018年則為579.8億美元,兩年間增長了2.6%。把貿易逆差視為眼中釘的特朗普一直沒有放棄對日本順差問題的追究。因此,特朗普就任后,不斷要求與日本啟動雙邊自貿協定談判,以削減美國的貿易逆差。
  
  四是為了給2020年的大選拉選票。由于不少美國農業重鎮都不是特朗普的鐵票區,它們很可能會隨著特朗普的政策調整而改變支持度。因此,特朗普為了給2020年競選連任鋪路,十分希望能幫助被中美貿易摩擦影響生計的美國農民。損失慘重的美國農民更希望進入日本市場,其中,美國牛肉、豬肉、小麥和乳制品的市場準入成為美方的主要訴求。因此,特朗普反復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強調,日本要購買美國因對中國出口減少而多出的玉米,并說這項貿易協議“對我們的農民和農場主來說的確是巨大的協議”。
  
  日本力保“底線”略放松
  
  為了實現快速達成協定的目的,特朗普使出慣用伎倆,以提高汽車關稅相威逼。美國商務部如期將針對進口汽車及零部件“232調查”的調查報告提交給特朗普,使日本如坐針氈。同時,特朗普也沒忘記給日本一顆“紅棗”,即在威逼的同時采取了“利誘”的手段。一是給安倍晉三的眾議院大選留出了空間,同意在日本參議院選舉前不給安倍晉三施壓。二是在要價上作出了一定的讓步。首先在談判內容上,將早期談判主要集中在農業、工業和數字貿易上,滿足了日本的基本要求。其次,在農產品的要價上,沒有要求日本作出超過TPP的承諾。美國的些許讓步得到了日本的回饋,即放棄了堅決把農產品降稅和美國對日本降低汽車關稅掛鉤的對等要求。最后,日本以放棄削減汽車關稅的“底線”要求,換取了美國放棄對日本汽車加征25%關稅的可能,也維持了對美國農產品降低關稅的“底線”,即與CPTPP的標準相同。這份日本的成績單看起來相當不錯。
  
  美日貿易協定對RCEP的影響有限
  
  美日貿易協定的“早期收獲”對RCEP會產生一定的影響。因為美日此次達成的“早期收獲”協定,畢竟是以TPP標準為參照系的,因此,對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的削減力度比較大。同時,日歐EPA和CPTPP均已經生效,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日本在RCEP中的要價。
  
  但我們也不能高估其影響。因為美日貿易協定是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下簽署的,削減日本對美貿易順差是一個重要因素。這個“迷你版”的貿易協定并不能解決美日貿易中的關鍵問題,只能起到緩解作用。就如同中美貿易一樣,特朗普可能隨時拿起其他大棒對日本施壓。因此,日本一定會以中國為鑒,不會只靠美國這棵大樹,還必須擴大朋友圈,廣交朋友,以應對隨時可能來自美國的“不測”。同時,日本與韓國關系的惡化,也嚴重影響到兩國的經濟增長。如果RCEP能如期達成,對于日韓來說,都是錦上添花的事兒。因此,美日貿易協定對RCEP的影響有限,RCEP能否在2019年年內達成,要靠成員的共同努力。
  
  (本文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


評論區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電子刊


留言

問:現在單純的外貿公...
答:將將您們的現狀,...

問:進出口經理人有跟...
答:我們與很多公司開...

問:電子版的雜志哪能...
答:網站首頁右側有個...

問:紹興港現代物流園...
答:會

問:可以在郵局訂閱“...
答:可以在郵局訂閱本...

問:亞美尼亞有什么內...
答:到達這個地方有兩...




版權所有 | 關于我們 | 投稿 | 俱樂部 | 雜志訂閱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反饋意見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備案編號110102003025-9 | 京ICP備05055788號-13  《進出口經理人》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欲轉載者請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聯系授權事宜

钻石彩票怎么下载